重庆涪陵火灾6名死者今日出殡 一家六口将被安葬在一起

重庆涪陵火灾6名死者今日出殡 一家六口将被安葬在一起
曾经四代同堂的8口人,现在只剩下了52岁的刘玉生和80多岁的母亲,火灾当天,刘玉生在贵州工地,母亲在医院治病,两个人算是逃过一劫。刘玉生怕母亲一时经受不了打击,只告诉说父亲因为火灾离世了,接下来打算怎么让母亲接受这个事实,他也没有想好。 1月1日下午2点,52岁的刘玉生(化名)来到重庆涪陵区殡仪馆的告别厅,和自己10岁的孙女、6岁的孙子见最后一面,两个孩子随后被推网火化间进行了火化。1月2日上午,刘玉生的父亲、妻子、儿子、儿媳也陆续火化,随后家人带着6个人的骨灰回到老家安葬。 2019年12月30日的一场火,让刘玉生和自己的6位直系亲属阴阳两隔,1月1日和1月2日,新一年的头两天,当别人还沉浸在迎新的欢愉中时,刘玉生却要依次和他们一一告别。刘玉生计划把6位亲人葬在一起,“走的时候是一起走的,那就埋在一起做个伴吧。”他说。 而那栋失火的18层大楼,依旧矗立在涪陵的一角,事发三天,绝大多数居民已经搬了回去,而12层的刘玉生家的窗户,被大火彻底烧掉,黑洞洞的摆在那里。 涪陵消防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基本完成了火灾现场的勘查,而事发时也未出现网传的消防栓没水的情况。 殡仪馆:52岁汉子送走一家6口人 极度悲伤但大事还要他来做决定 1月1日,重庆涪陵殡仪馆的告别厅里聚着不少人,殡仪馆一共有十几间告别厅,刘玉生的亲人占了其中的四间。一间是他的父亲,一间是他的妻子,一间是他的儿子儿媳,一间是他的孙子孙女。 下午2点,工作人员通知刘玉生的家人,根据安排,他的孙子孙女可以进行火化了,刘玉生颤巍巍地站起身,目送着孙子孙女离开。刘玉生的外甥女史女士追过去,给孩子身边摆上了玩具,那是孩子们生前就想和她要的,“我在重庆市区上班,平时偶尔会涪陵,之前答应过他们买给两个孩子,我得兑现承诺。” 52岁的刘玉生算是一家之主,平时在临省贵州的工地上工作,算是一个小工头,负责一些小的工程建设,他皮肤黝黑,看着健壮,但是从2019年12月30日火灾发生后,他便几乎没吃没喝没睡觉,整个人都塌了下来。 “舅舅一直是一个特别坚毅的男人,但是这次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整个人就一直哭,但是很多事还需要他来做决定,亲人的火化时间、安葬在哪里都需要他拍板,所以只能硬撑着去做这些事情。”史女士说。 1月2日上午,刘玉生的另外四位去世的亲人也依次火化,火化后,他把亲人的骨灰带回老家安葬,“地方已经选好了,打算把他们6个人安葬在一起,走的时候是一起走的,那就安葬在一起,也做个伴吧。”他说。 曾经四代同堂的8口人,现在只剩下了52岁的刘玉生和80多岁的母亲,火灾当天,刘玉生在贵州工地,母亲在医院治病,两个人算是逃过一劫。刘玉生怕母亲一时经受不了打击,只告诉说父亲因为火灾离世了,接下来打算怎么让母亲接受这个事实,他也没有想好。 邻居:火灾时众人帮忙砸门 但无能为力 根据重庆涪陵区委宣传部的消息,2019年12月30日6时40分许,重庆涪陵区马鞍街道踏水桥小区一居民楼发生火灾,涪陵消防救援支队指挥中心接警后,立即调派救援队伍赶赴现场处置,7时55分明火扑灭,事故造成6人死亡。 1月1日中午,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失火现场,这是一栋总高18层的居民楼,楼的周围是一些三四层左右的居民自建房,大楼四周还有零星的几块菜地。刘玉生家住在大楼的12层,顺着电梯上去,刘玉生家门外,有几名民警值守,他们告诉记者,里面正在进行现场勘查,十余消防员正穿着制服在小区单元来来往往,有人提着相机,有人在做记录。 楼下,聚集着一众邻居,大家还在讨论着两天前的这场火。 “我们这栋楼是安置楼,以前大家都是在一个村子的,非常熟悉,对待这家人,其实就像对待我们自家人一样,发生这样的事情,心里特别难受。”家住2层的江女士说,“知道有人家着火后,楼里面的很多住户都跑出来了,我是最早跑出来的几户之一,当时还能看到起火的房子里有人打着手机的手电四处晃,向外面的人求救,消防队赶过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但是几分钟之后就没动静了。” 在消防队员赶来之前,曾经有邻居带着工具想从外面将房门撬开,但是刚刚在防盗门的门镜上开了一个巴掌大的洞,里面的火苗就直窜出来,后来因为烟雾太大温度太高,邻居也不得不放弃。 火灾发生后,有网友提出刘玉生家安装了指纹锁,火灾后锁被烧坏,所以房间内的人无法逃生,对此,邻居们表示,这家人也并没有像网上一些人所说安装了指纹锁,“他家和其他家一样,就是那种普通的门锁。” 每层有3个消防栓 目前有水流出 刘玉生所在的小区,有一个微信群,里面都是住在一起的老街坊老邻居,这几天,一张全家福在群里流传,照片上,是刘玉生和爱人,还有他们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如今,照片上的6个人,只剩下刘玉生一人,好的老邻居看着照片,都会默默抹泪。 孙先生(化名)家住在刘玉生家的正上方,也就是13层,两家户型一样,都是139平米多,四室一厅两卫。北青报记者在孙先生家看到,房间一进门便是客厅,右手边是厨房,左手边是一条4米左右的走廊,四间卧室分布在走廊的两侧,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卫生间,而据多位目击火灾过程的邻居讲,刘玉生的儿子和儿媳当时就在走廊最尽头的这一间卫生间向外呼救的。 因为位于刘玉生家的正上方,孙先生家受损非常严重,多数窗户都已经破碎,窗框脱落,1月1日上午,孙先生只能暂时借宿在亲戚家中,他的老伴默默地在房间里收拾东西。 对于有人说小区内的消防栓在救火时没水,重庆涪陵消防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开展火灾救援时消防栓是有水的,对救火没有影响。北青报记者1月1日来到起火的这栋楼内,该栋楼一层共有6户,配备3个消火栓。1日中午,北青报记者试着打开13层的一个打消火栓时,内部是有水流出来的。 (北青报记者 付�� 戴幼卿)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Qnews 有线索请私信或发邮件(shehui@ynet.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Qnews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leeplessdev.com